《中导条约》或作废!本端邀专家解读美国“最致命退群”-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中导条约》或作废!本端邀专家解读美国“最致命退群”
遭联合国否决 《中导条约》或将作废!本端邀军事专家为你解读美国“最致命退群”

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签订《中导条约》

自从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就频频“退群”。但在美国退的所有群当中,最“性命交关”的,恐怕要算这个《中导条约》了。

《中导条约》是美苏1987年签署的,这个条约要求双方废除所有射程500-1000公里的陆基短程导弹和1000-5500公里的陆基中程导弹。不过这份协议的内容并未涵盖海上战舰发射的导弹,到1991年,美苏两国共销毁了2692枚导弹。

《中导条约》也是冷战末期,美苏两国一系列限制弹道导弹核武器协议的起始,随着其签署,双方又签署了《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洲际导弹、战略轰炸机、核巡航导弹、核弹头部署数量等都进行了大规模削减。冷战结束后,美俄双方又签署了《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这一系列条约,再加上1972年签署的《反导条约》,构成了维持美俄核平衡的条约体系。

2001年底,美国总统布什宣布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开始研制部署反导系统。但现有的反导武器依然无力阻挡大规模的导弹攻击,因此核大国间战略平衡并未被实质性打破。

如果特朗普按布什当年先例,通知俄方退出《中导条约》,那就意味着美俄两国的中程导弹发展的主要法理限制就此宣告失效。

《中导条约》中被销毁的美军潘兴ii中程弹道导弹

近年来,美国和俄罗斯一再指责对方违反了《中导条约》,而这一轮的《中导条约》危机早在10月下旬起就已发酵,而且这一次看起来美国像是要“动真格”了。

10月20日,特朗普以俄罗斯长期违反《中导条约》以及该条约限制美方研发新武器为由,宣布美将退出该条约。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2月4日称,如果俄不恢复遵守《中导条约》,美国将在60天后暂停履行条约义务。 美国认为,俄罗斯9м729(ssc-8)巡航导弹的射程违反《中导条约》。负责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事务的美国副国务卿汤普森12月6日表示,华盛顿呼吁俄罗斯销毁该型号导弹,也不要生产其改造类型。

一旦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无疑俄罗斯也会退出。这意味着冷战遗留下来的美俄核平衡体系被抽掉了一根栋梁。

被销毁的陆基“战斧”巡航导弹

浙江新闻客户端:如何理解《中导条约》对世界和平安全的意义?

宋忠平:毫无疑问,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必然会危及世界安全形势。

《中导条约》首次以核裁军的方式维持了美苏核力量的均衡,虽然削减的核弹头仅占全部的3-4%,但却是历史上第一次完整销毁一个类型的核武器,还是特别危险的那一类型。对其销毁对于人类的和平绝对是好事。

中程导弹的射程在5500公里以下,大多是在2000-3000公里左右,这类导弹需要前沿部署,比如美国在本土部署中程导弹就没有意义,因此多是在欧洲部署中程导弹,而苏联也是把中程导弹部署在东欧、黑海、波罗的海和亚洲地带,这让美苏双方剑拔弩张,无助于军事互信和地区和平。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类核武器多部署在盟国,也让这些国家不得不随时做好当美苏大战“核炮灰”的准备。为了制衡美国中程核导弹的欧洲前置部署,赫鲁晓夫曾铤而走险在古巴部署中程导弹,结果爆发“古巴导弹危机”,人类文明险些被核战争毁灭。

苏联ss-20准洲际导弹已全部销毁

浙江新闻客户端:上世纪80年代,两个超级大国为什么要签订《中导条约》?

宋忠平:签署《中导条约》对美国、苏联、欧洲都有利。

从苏联的角度来讲,美国的中程导弹多部署在中欧,从这里打击苏联心脏地带的预警时间只有不到10分钟,而从美国本土打击苏联的时间约为30分钟,这就增加了苏联的安全系数。

从美国的角度来讲,美国本土的导弹没有减少一枚,削减的只是部署在盟国的导弹,而苏联本土的导弹则少了不少。从削减导弹数量上来看,苏联销毁的核武器是美国的两倍,苏联是1752枚,美国只有859枚,而且美国占优的海基和空基导弹没有受限制,对此苏联军方还愤愤不平。

当美苏的中程导弹陆续被销毁后,它们的欧洲盟国非常欢迎,甚至松了一口气,因为大大减少了核武器部署,也就不再容易成为对方核打击的目标了。

美国kei反导拦截弹的助推器性能非常强大,稍加改进后,有成为类似东风-16的中短程导弹的潜力

浙江新闻客户端:那么究竟是谁违反了《中导条约》?

宋忠平:美国指责俄罗斯研发及部署的9m729型陆基巡航导弹就是“口径”导弹的陆基版本,这本身也是《中导条约》不严谨带来的后遗症。因为在谈判中对弹道导弹采取了“一刀切”的严格销毁要求,但对于巡航导弹则是双重标准,允许美苏保留海基和空基巡航导弹,这就留了一个“破例”的突破口,毕竟具备了海基和空基,转陆基就很简单了。

同时,美国在反导试验时的中程导弹靶弹也是可以转为战斗弹的现成品。至于俄罗斯指责美国的陆基“标准iii”反导导弹可转为对陆攻击,技术上也是可行的。这些事实确实让美苏都在不断间接破坏《中导条约》,也让彼此找到指责和毁约的所谓证据。

另外,并非《中导条约》缔约国的中国,不断发展壮大的中程导弹力量比如东风-21、东风-26等,也成为美国的眼中钉,美方多次鼓噪要求中国加入《中导条约》。这些也都成为美国如今要毁约的借口。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1月5日表示,中方反对美国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

浙江新闻客户端:美国方面以前也多次提退出《中导条约》,这次主要的影响动机是什么?会造成什么后果?

宋忠平:美国是希望把双边协议变成多边协议,把所有拥有中导的国家都纳入其中。美国此举是以退为进,与更多的国家签署新中导条约,来实现对更多国家武器装备的管控。

一旦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肯定会退出,如果美国把中导部署在欧洲、波罗的海、黑海,东欧,让欧洲对俄罗斯形成新的威胁,俄肯定会用同样手段反制,欧洲局势必然骤然紧张,有可能发生新的冷战。

2015年“9.3”大阅兵上展示的“东风”中程导弹

浙江新闻客户端:美国没有中导而中国有,这种不对称优势在多大程度上能抵消海空天电的技术优势?

宋忠平:中程导弹的优势并不能抵消海空天电的优势,他们之间是一个互补的关系,并不是某一个取代另一个的问题。换句话来讲,海空天电,这是多维度作战体系建立的过程,那么作为中短程弹道导弹也需要依靠海空天电作战体系的支援,才能有效发挥其精准打击的威力。

所以,中国拥有的中程弹道导弹作为自己的关键性精确打击手段,也是自身陆海空天电各个作战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朝鲜“火星”远程导弹

浙江新闻客户端:约束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主要因素是哪些?

宋忠平:约束美国中导条约的因素,实际上就是防止核扩散体系。这个是美国一手打造出来的,如果退出《中导条约》,将会让导弹扩散和核扩散成为现实,美国自己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和朝鲜、伊朗进行弃核、弃导的谈判,也会因为美国对《中导条约》的毁约,导致谈判难度增加,更会大大影响美国的国家信誉。这些因素都会形成掣肘,让特郎普三思到底要不要退出。

发射中的“潘兴ii”导弹

浙江新闻客户端:如果美国真的退约,以其最新的技术,新发展的陆基中短程导弹能达到怎样的水平?

宋忠平:美国具备发展中短程乃至中程弹道导弹的所有技术优势,他们保留了因《中导条约》被销毁的潘兴ii弹道导弹的各种技术。

30年来随着技术发展,出现了图形匹配制导、红外成像制导等新的导引模式。这些技术会让中程弹道导弹具备核常兼备的能力,而且打击精度会比以前更强。

从美国角度来讲,开发中程弹道导弹技术没有瓶颈,关键是有没有必要开发,开发成本有多大,另外就是会不会带来负面消极的国际影响。也就是说,政治上的考量是美国第一优先考虑的问题,而并不是导弹技术本身。

高超音速乘波体武器被认为是一种能打破战略平衡的划时代武器

浙江新闻客户端:在高超音速乘波体武器领域,中国的进度举世瞩目,比方说日前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开宣布,该公司研发的“星空2号”导弹产品已经实现从弹道导弹到滑翔式导弹的进步,同时今年中国进行了包括“星空2号”高超音速滑翔器等在内的多次高超音速飞行试验,年底前还宣布实现了在10马赫条件下点燃超燃冲压发动机的技术突破。中国的领先让美国军方非常焦虑,在这种全新的语境下,美国急于退出《中导条约》是否与此有关?

宋忠平:高超音速乘波体武器,说白了是一种高超音速的战斗部,可以放置在弹道导弹的上面级,作为弹头来使用,无论中短程还是洲际弹道导弹均可以采用。这项技术极大地强化了突防能力,甚至可能让现有的反导系统一夜之间作废。

在导弹武器领域,中导可能是防御难度最大的。但乘波体武器可以通过地对地导弹来投送,也可以通过飞机或者战舰发射导弹来投送,多位一体的投送方式,使各种导弹的突防能力大增,同时它是新出现的事物,还没有任何条约对其进行限制。

这实际上也会让新导弹的研发绕过《中导条约》来实现突破。在这种情况下,旨在弱化导弹威胁的《中导条约》,很大程度上就失去了其应有的价值和意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导条约》如果作废,实际影响可能并不会像看上去的那么巨大。


相关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