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视窗39丨70年:沧桑巨变话“三农”(上)-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社科视窗39丨70年:沧桑巨变话“三农”(上)
社科视窗39丨70年:沧桑巨变话“三农”(上)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形态,是古往今来各种知识、观念、理论、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结果。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八婺大地,发展迅速,万象纷呈,该如何解读,该有怎样的视野。我们和金华市社科联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社科读本。每周四推出,帮你解开现象的迷雾,助你追寻理论的真谛。

1949年10月1日,当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时,金华200多万农民与全国人民一样心潮澎湃:我们农民当家作主的好日子终于到来了!时光荏苒,至今,金华百万农民为过上幸福生活,跟着共产党艰苦奋斗、拼搏探索已近整整70年。尽管70年脱贫致富、奔向美好生活的道路坎坷曲折,但党的农村政策不断完善,党的关怀温暖备至,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的改革波澜壮阔,带来了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党的十九大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眼下,乡村振兴战略正在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美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农村经济、农民生活、农村社会建设不断取得新的成就。10942平方公里的浙中大地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风情万种生机勃勃,农民群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把自己的命运同党和政府融为一体,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把个人的理想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联系在一起。

70年披荆斩棘,70年风雨兼程,金华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70年,金华农村经济的发展与经济制度、经营体制的形态及变革密切相联。1950年8月开始的土地改革,使35.3万户127.3万贫(雇)农分到了122.25万亩耕地及耕牛、农具等生产资料。1954年实施的农业合作社制度改变了农民土地私有制,实行了农业生产合作社集体所有的土地制度,随后的人民公社化以及改变基本核算单位,逐步确定了土地等主要生产资料属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三级所有,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的制度。在这期间,土地改革的作用是巨大的,它使农民成了土地的主人,极大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得到了恢复和发展。1952年,全市农村工农业总产值4.6亿元,比1949年增长39%,其中农业总产值3.8亿元,比1949年增长33%;粮豆总产量比1949年增长25%。这是金华农村经济发展的一个大台阶。此后,农村经营体制经历了互助合作、政社合一等形式,农村经济发展在曲折中前行。1978年,全市农村工农业总产值16.8亿元,比1952年增长264%,26年平均增长率为10%,其中农业总产值8.13亿元,比1952年增长116%,年平均增长率为4.5%。

“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金华农民自行实施农田季节性“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和分小核算单位(分小小队),且呈星火燎原之势。1981年9月,金华地委顺应农民群众的强烈呼声,有组织地在全地区全面落实多种形式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省率先拉开了农村改革的大幕。短短三个月时间,就实现了全地区农业生产责任制全覆盖。“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等多种形式的农业生产责任制,打破了人民公社体制,重新构建了农村经济的微观基础,改变了农村土地的基本经营制度,使农民真正拥有了生产经营自主权。“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全部是自己的”,农民的农业生产积极性如火山一样迸发出来,金华农业以及整个农村的发展掀开了崭新的一页。1984年,按照中央提出土地承包期一般在15年以上的要求,金华地区对农业生产责任制进行了完善,建立了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进一步为农村改革发展注入了动力。至此,家庭承包经营制度作为一项最基本的农业生产经营制度,被普遍地建立起来。从1982年开始,金华地区恢复了公社以上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1983年开展政社分开、撤社建乡的工作,宣告了人民公社体制彻底解体,标志着农村微观经济组织基础从此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农户成为从事商品性生产经营活动的基本主体,农业生产的内在动力大大加强。

农村改革第一步成功带来了农业生产效率的大提高,随着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全面确立,农村改革进入了推进农产品市场化阶段,实施改革农产品流通体制、培育农产品市场、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和促进非农产业发展。从1979年开始,国家逐步减少农副产品的统派购种类。1985年,国家对农产品的统派购制度进行全面改革,对粮、棉、油等大宗农产品实现合同定购和市场收购“双轨制”,对其它农产品放开经营实行市场调节。金华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积极推进农产品市场化,鼓励农民发展多种经营,优化种植业结构,促进农林牧渔全面发展。同时,从保护和鼓励农民生产和交售粮食的积极性出发,进一步减少粮食合同定购数量,扩大市场议价收购比重。随着改革的深入,一大批农贸市场诞生,丰富了市场供应,方便了人民生活,活跃了城乡经济。农产品市场化带来了农村产业结构的大调整,各级党委和政府在积极鼓励农民发展多种经营的同时,还积极鼓励农民从事工商业等非农产业活动,促进了农村经济从传统的单一农业结构转向多部门的综合发展。通过这一时期的改革,市场机制逐渐被引入到农业和农村经济之中,并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全面向市场经济过渡奠定了基础。1982年9月,义乌正式开放了湖清门、廿三里小商品市场,成为第一代义乌市场;1984年12月,作为第二代市场的新马路市场建成,实现了义乌由“马路市场”“草帽市场”向“以场为市”的转变。1986年9月,义乌市场由新马路移址城中路边,占地44000平方米。设固定摊位4096个,临时摊位1387个,当年的市场成交额就突破亿元大关。作为义乌第三代小商品市场,到1990年底已成为我国最大的小商品专业批发市场。至1990年,全市农村社会总产值97.5亿元,比1980年增长622%,10年平均增长率为62%;其中农业总产值33亿元,比1980年增长321%,年平均增长率为32%。随后,在党的一系列改革开放和惠农方针政策指引下,农村经济快速发展,特别是国家逐步深化改革,废除了农产品统购统销政策,不断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全面放开农产品市场,培育农产品流通组织,农产品市场体系基本建立,农村经济的市场化程度迅速提高。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全国农民的期盼,也是全国亿万农民的福音。2006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 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总体要求。金华市委市政府按照中央、省委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战略部署,实施“生产发展提升行动”,着力加快发展农村工业和高效生态农业,实行以工业化致富农民,以城市化带动农村,以产业化提升农业,提高农村的工业化水平,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农村经济快速发展。各地高度重视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结构的优化,使我市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高。随后,从调整工农关系、城乡关系着手,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推动“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农村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快。党的十九大以来,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村经济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金华市2018年农林牧渔业增加值140.36亿元,是1949年的52.6倍。

风雨砥砺不忘初心,春华秋实继往开来。眼下,金华正以城乡融合发展为导向,推动“最多跑一次”改革向农村延伸,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现代化和美乡村建设的高潮正在到来。

(作者系浙江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