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视窗40︱70年:沧桑巨变话“三农”(中)-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社科视窗40︱70年:沧桑巨变话“三农”(中)
社科视窗40︱70年:沧桑巨变话“三农”(中)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形态,是古往今来各种知识、观念、理论、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结果。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八婺大地,发展迅速,万象纷呈,该如何解读,该有怎样的视野。我们和金华市社科联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社科读本。每周四推出,帮你解开现象的迷雾,助你追寻理论的真谛。


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相当长时间里,我国实行的是城乡差别政策,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和农产品统购统销、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政策,以及农业税负等,农业为国家经济建设提供了大量资本积累,为实现国家工业化作出了巨大贡献。这种城乡分割的体制机制,是农业大国走向现代化的必然选择。然而,这对于农村的发展、农业生产水平的提高和农民生活的改善带来了直接的影响,加上其它多种原因,农民收入一直处在低水平徘徊状态。新中国成立之初,金华农民生活处在贫困线上,以后逐步有所提高,但进程缓慢。到1978年,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仅147元。1981年落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1983年开始发展家庭、联户和乡镇工业企业、1985年调整农业生产结构,连续的改革发展大动作,使农民收入大幅增加。特别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建立,大大解放了农村劳动力,金华地委、行署及时推广发展家庭、村办企业的 “墁塘经验”(永康县胡库公社墁塘大队,现永康市古山镇墁塘村),促进了乡镇企业的大发展。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解决了市场经济“姓社”与“姓资”的问题,乡镇企业进入了一个迅猛的发展时期,掀起了依靠科技进步、大投入大发展的高潮,全市乡镇企业以年均83.2%的速度增长。1995年,全市工业产值910.25亿元,其中乡镇工业产值达到785.6亿元,占86.3%,在金华市整个工业经济中“五分天下有其四”。1996年,乡镇企业进入转型发展阶段,通过以明晰产权为目的,以股份合作制为主要形式的乡(镇)村集体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一大批农村经济发展的精英——农民企业家脱颖而出。在后来几年的发展中,经过市场经济的洗礼,以横店集团、星月集团、花园工贸集团等为代表的一批企业集团成长起来。2003年以后,乡镇企业的发展总体比较平稳,形成了以众泰控股集团等大企业大集团为领头,以众多民营中小企业为群体的发展新格局。乡镇企业的发展解决了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产生的“剩余劳动力出路”和“加快农民致富”两大难题,农民收入大幅度增长。1991年,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007元,比1978年增长5.85倍,年均增长45%。1992年后,国家进一步放开农产品市场,农民收入和农民生活水平正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在20世纪末基本实现“小康”的情况下,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党的十六大以来,党中央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实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和多予、少取、放活方针,国家陆续出台了以“四取消”(取消农业税、屠宰税、牧业税、农业特产税)和“四补贴”(种粮直接补贴、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农业生产资料综合补贴)为主要内容的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逐步形成了与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农业支持保护政策体系。金华市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委的决策部署,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实施了一系列统筹城乡发展的政策措施,努力构建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加快发展农村工业和高效生态农业,实行以工业化致富农民,以城市化带动农村,以产业化提升农业,提高农村的工业化水平,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发展农村休闲旅游业,扩大城市居民在农村的消费,带动农产品消费需求的扩大,极大地促进了农村生产力的提高和农村经济的发展。先后实施“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工程” “低收入农户奔小康工程” “下山脱贫工程”“低收入农户收入倍增计划”,积极推动就业创业,基本消除了绝对贫困现象。

武义县经过20余年努力,已有415个自然村、16692户、50610人实现下山脱贫。通过下山脱贫、退宅还林,全县实现封山育林10余万亩,森林覆盖率由1994年的68%提高到72%,80%以上的地面水达到ⅱ类水质标准,生态环境不断趋好。武义县农民下山脱贫的经验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地球峰会”和在上海举行的全球扶贫大会上交流。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金华市按照党中央和省委的部署,统筹城乡发展,积极探索农村居民致富增收新模式,全市农村居民收入增速不断加快,农民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生活质量不断提高。2018年,金华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4326元,其中,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218元。而1978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仅为147元。从收入来源看,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5163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57.8%,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8.8%,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5.6个百分点;人均经营净收入7015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6.8%,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4.9%,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2.4个百分点;人均财产净收入990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3.8%,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3.5%,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3个百分点;人均转移净收入3049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11.6%,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12.9 %,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1.2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主导地位,反映了乡村振兴战略的不断推进和美丽乡村建设等项目的实施,为农村居民创造了更多就业机会等带动了农村居民工资水平快速提高。同时,农民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消费结构逐步改善。建国之初直至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均在57%以上,在温饱最低线和贫困水平之间徘徊。改革开放后,农民收入的快速增长带来了农民消费水平的大幅度提高,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大幅下降。1983年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315元,2018年上升到18550元,为1983年的58.9倍。

全市于2003年开始以实施“五大五小工程”为载体,推进城乡一体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其中,把农村新五保工程(农民最低生活保障、失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农村养老保险、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孤寡老人集中供养和贫困农户子女免费入学制度)和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工程列入了“五大”工程,并加大财政投入,强化政策支持。时至今日,按照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的要求,已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无论养老或是医疗,金华农民彻底告别了传统的“土地保障”“子女保障”,迈向现代“社会保障”。2017年全市居民人均期望寿命 79.56 岁,居民主要健康水平指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达到中高收入国家水平。 

(作者系浙江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新闻
相关专题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