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视窗42丨苹果帖-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社科视窗42丨苹果帖
社科视窗42丨苹果帖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形态,是古往今来各种知识、观念、理论、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结果。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八婺大地,发展迅速,万象纷呈,该如何解读,该有怎样的视野。我们和金华市社科联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社科读本。每周四推出,帮你解开现象的迷雾,助你追寻理论的真谛。

八婺大地,物产丰饶,仅所产的水果便不乏樱桃、桃子、蜜梨、枇杷、杨梅、葡萄、李子、西瓜、蓝莓、火龙果、猕猴桃等等。只是,这些水果无不产量少、周期短,产地优势始终难以尽显。

水果是餐桌上的重要零食。原产地虽有近水楼台之便,但原比产地更重要的是市场——金华农贸市场是华东最大的水果集散地,颇像一个绿水盈盈的蓄水池,蓄满了来自我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时令水果。有了它,金华人又何愁没有口福呢?

春华秋实。秋果种种,最爱的还是苹果。

金华不产苹果,但最普通、最常见、最便宜,甚至一年四季均有供应的非它莫属。

苹果的这种耐储特征,可谓与生俱来。早在人类历史的黎明时期,人们就已认识到苹果的价值。史书记载,苹果的故乡在高加索山脉的南部,后来又随牧羊人的足迹渐渐在整个欧洲大陆安家落户。考古学家还证实,远在石器时代,人类就业已掌握了制作苹果干的干燥法,用以保存吃不掉的鲜果了。

难怪,仔细翻查古代典籍,歌咏枇杷、葡萄、杨梅等等水果的诗文比比皆是,却很难找到苹果的身影。这倒不是古人觉得苹果不值得吟咏,而是中国原产的苹果品种,叫作“林檎”或“来禽”——每当果熟,总会引来小鸟驻足。

元朝时,一种新奇水果从西域引进元大都,嫁接在林檎树上,几年后竟长出色泽红润的果实。人们拿它与林檎相比,虽说模样相似,但个头更大,味道也更香甜,颇像佛经里的“频婆果”,于是就这么叫开了。直到万历年间,农学家王象晋在编纂《群芳谱》时,首次把“苹婆果”简写成“苹果”,说它出产在北方,尤其以燕赵之地的最好。(崔岱远•《北京苹果》)

无独有偶。蔡澜的《食材字典》卷二也说到了《苹果》:最初的野生苹果并不好吃……改良苹果的品种方法很多,有的接枝,有的混合花粉,有的把种子剥开夹另一种,愈来愈甜愈大粒美丽。日本人最拿手,种出富士来,当今也在中国种,价钱便宜得不得了。

蔡先生是旅行美食家,倘若没有比较鉴别,是不会说得这么肯定的。美国19世纪著名的牧师亨利·沃德·比彻尔亦曾说过,苹果是最民主化的水果,“不管是被忽视,被虐待,被放弃,它都能够自己管自己,能够硕果累累”。现如今,苹果产量位居世界水果第二(香蕉第一),物种遍布世界各地,亦与许多西方民族的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苹果圆润香甜。亚当和夏娃禁不住诱惑,偷吃一个,却不想因此明辨善恶,开启了生命的智慧。从此,苹果有了“禁果”之隐喻。

苹果是牛顿的灵果。那天,牛顿躺在苹果树下休息,忽见一枚苹果从头顶掉落,差点砸中身体。他“嚯”地挺直腰杆,好奇地嘀咕道:“为什么会掉落?”这时,他捡起苹果,回到实验室,一遍又一遍地进行“自由落果”试验……春去冬来,年复一年,他终于研究出力学中的万有引力定理。

苹果是美国第一个首都——纽约的小昵称,也是令白雪公主昏迷假死的毒盅。

有一次,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拿出一个苹果,请学生们闻闻空气中的味道。一位学生积极地答道:“苹果的香味!”苏格拉底走下讲台,举着苹果慢慢地从每个学生面前走过,叮嘱学生再仔细闻一闻。他回到讲台,扫视着安静的教室,说:“闻到香味的请举手。”这一次,除了一名学生没有举手外,其他的全都举了起来。苏格拉底走到这名学生面前,问:“难道你真的没有闻到吗?”那位学生肯定地说:“我真的什么也没有闻到!”这时,苏格拉底向学生宣布:“他是对的,因为这只是一只假苹果!”

这位学生是谁?乃哲学家柏拉图是也。

果香中,我喜欢猕猴桃和苹果。但猕猴桃易腐,苹果则耐久。一个苹果,放很长时间,瘪了,闻一闻,还很香。

爱吃苹果的人,大约都有这样的体验。问题的是,苏格拉底以一只假苹果作教具,所为何来?引导学生“大胆质疑、小心求证”。因为敢于质疑是创新的源泉和起点,是反刍、咀嚼、吸引之后的再创造。质疑是一种科学精神,从微观到宏观、从自然到太空、从肉体到灵魂。一个人如此,一个民族亦如此。

2009年9月,英国首相布朗真诚地向已经逝去55年的数学家、密码学家、计算机科学的创始人艾伦·图灵道歉——1952年,图灵身为同性恋者,竟被警方强行“治疗”——注射大量雌性激素。图灵不堪屈辱,吃了一口沾染氰化钾的苹果自尽,时年41岁。为纪念恩师,乔布斯干脆把公司取名为苹果,并且以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作为标志。

世易事移。现如今,苹果品牌的手机、电脑、手表等等,早已风靡全球。不过,人们在消费这些电子产品时,有多少人了解图灵,知晓图灵和苹果的关系?说真的,图灵的英名或许没有苹果公司乔布斯响亮,却荣幸地登上了新发行的50英镑钞票(预计2021年底流通)。

所以,当我读到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五个苹果折腾地球》时,格外感激被外星人赋予了超能力的苹果们。在现实生活中,如果真有这五个苹果,我以为亚当夏娃、帕里斯、牛顿、乔布斯各得了一个,第五个被筷子兄弟撒在了中国大地上。

当然,有人会不赞同我的观点——2014年平安夜有许多人许愿:“希望我家楼下再也没有《小苹果》。”

平安夜是西方的传统节日,前些年国内也曾时兴过。商家精明,巧妙地把一只只苹果用精致的小纸盒包装起来,以文化果,按只论价,谓之“平安果”。有些年,偶尔收到朋友送来的心意,除了说声“谢谢”之外,我就当它是一只普通的苹果——既不会祈愿,更不会联想到《小苹果》。

广场舞是中国特色的健身活动,只要适时适地,《小苹果》之类的广场舞曲其实没什么不好。但就苹果而言,无论是外观和口感,小的真是没有大的好。要不然,大苹果怎能撼动林檎的老大之尊,而被我们称作蛇果的美国小苹果也不会失去中国的巨大市场。

苹果是“永葆青春的食品”。这些年,走南闯北,吃过既甜又粉的新疆阿克苏苹果,也尝过又圆又大的北京燕山苹果,更多的是来自山东的烟台苹果。“中国东西并不都比外国差,烟台苹果就很好吃。”(徐志摩)

当然,大有大的烦恼。一个大苹果,倘若直接啃食,一不小心就会令牙龈出血,还可能会塞牙。所以,最好花点时间把苹果切成小块块,用牙签插着吃。

餐饮界有“串味”一说,譬如“鱼”与“羊”。水果当中,苹果与柿子也是一对欢喜冤家——柿子下树,不能马上就吃,还得捂一捂,才能完全去涩。我把柿子放在纸箱里,再放几个红苹果,一周过去,苹果香味全无,而柿子则出奇地香甜。

资料说,中国是第一大苹果生产国和消费国,种植面积和产量雄踞世界总量的40%以上。但在中国的餐桌上,以苹果入馔的佳肴很少,有幸吃过的亦只有拔丝苹果和鲜榨苹果汁。

拔丝苹果通常是作为点心配置的,其实不宜下酒。在某星级酒店,曾亲见服务生捧着一盘金黄色的糖衣苹果出来,旁边有一大碗水,水中有许多冰块。他眼明手快地把苹果放进水中,又立即取出,然后提醒我们快点吃。听服务生这么一说,立马搛一块苹果入口,外面薄薄的脆糖肉还留有一层温热的糖浆未有被凝固,再用筷子把刚被咬断的半块苹果拉离嘴边,竟然还能拔出丝来,不由得啧啧称奇。

苹果鲜榨只能偶尔为之。因为部分永远难以大于整体,完整的苹果,包括削皮的完整苹果,一定是最好的食用选择。特别是痛风患者,最好不要饮用鲜榨果汁。

父母健在时一直蜗居乡下。每每前去探望,我会拎上一袋苹果。但等我下次回去,前一趟带去的苹果少不了几个。我把有了烂斑的苹果捡出来,打算一扔了之。父母却舍不得,以为只要剜去烂的,不烂的部分照样好吃。他们哪里晓得,苹果之所以会烂,是因为真菌感染。而真菌毒素是致癌物,在繁殖过程中又会通过果汁渗透到未腐烂的部分,使其遭受污染。未烂部分看上去是好的,如若吃了,同样会损害身体健康。

仔细想想,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他们固守传统,克勤克俭。就像我这个儿子,离乡别土快四十年了,吃苹果不也是不削皮吗?看我这么“农民”,小女起先还会帮我削一削,后来就懒得管了,只问了一句:你难道不知道,苹果的农残很高吗?

这年头,进了农贸市场的果菜,哪一种没有农残?相对而言,我仍觉得苹果的生长环境,要比其它果疏让人放心。因为坐果之后,果农会把多余的果子疏掉,给留下来的每一枚苹果套上密封的纸袋。金秋十月,去掉纸袋的苹果似出阁的大家闺秀,终于露出美丽的倩容——先是白净,再一天天变成淡红、浅红、粉红、条红、彤红、艳红……色泽各异的苹果,犹如水彩染过一般,鲜嫩欲滴,惹人喜爱。更重要的是,苹果的抗氧化精华都在表皮上,想健身美容的,怎么会忍痛割爱,削皮再吃?

当然,我不会像老父老母那样,用衣襟擦一擦,就直接啃食。只要条件许可,我会用清洗液细细揉搓苹果表面,就连凹陷处也不漏过,再流水冲洗,切而食之。

苹果亲民,是有故事的水果。只要愿意,注定会陪伴我们一生。但经验告诉我,圆润靓丽的,并不一定可口。真正香甜的,其实是那些有虫眼的、节节疤疤的苹果。这种认知,看似简单,其实很难。就像美国作案安德森在小说《纸丸》中所言:“只有少数人懂得这种歪瓜裂果的滋味。”此话平实,让我忽然想起《庄子》中那些奇形怪状的人物,他们“畸于人而侔于天”。

天道无常,人间有爱!

(作者系中共金华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