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金楼丨今天 沪苏浙皖共答一道题……-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涌金楼丨今天 沪苏浙皖共答一道题……
涌金楼丨今天 沪苏浙皖共答一道题……

近日,酝酿多时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发布。对照这份纲领性文件,三省一市该如何共画“同心圆”?

12月6日,国新办举行《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发布会,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权威回应:在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过程中,上海发挥龙头带动作用,苏浙皖各扬所长。

那么,如何各扬所长?让涌金君来为大家分析一下,三省一市各自递交的答案。

各自干好“自己的事”

各扬所长,其实就是要干好“自己的事”。

当然,这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既着眼于现实基础,更放眼于未来空间。

作为龙头,上海的优势明显。上海市常务副市长陈寅认为,上海首先要带好头,在重点区域率先突破,如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重点是落实好 “6 2”的开放政策和制度创新,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重点是厚筑生态优势,发挥好“一体化试验田”的示范作用。

然后,还要带着兄弟们一起干。

不久前,长三角居民使用本地医保卡,就能在沪苏浙皖任何一个地级市符合条件的定点医院享受门诊直接结算。提升异地公共服务便捷度,这就是上海带头加强优质公共服务资源优化配置和有效供给的一个生动的案例。

比如在组织联合攻关一批关键核心技术,率先布局应用像5g等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网络,推动开展污染的联防联控等方面,上海的龙头作用不可或缺。

江苏和安徽,思路也非常清晰,前者具有制造业发达的优势,后者拥有省内陆腹地广阔优势。

“这个命题是扬江苏所长,为长三角合力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肩负江苏责任、作出江苏贡献的要求。”江苏省常务副省长樊金龙认为,江苏的“长”就长在制造业。目前江苏制造业的总量占全国1/7左右,在全国是第一的。

最近,江苏梳理了现有制造业当中比较有竞争力的13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包括物联网、集成电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等,这些集群将为长三角世界级产业集群提供了“种子”选手,目的是参与全球的合作与竞争。

“立足创新优势,打造科技创新策源地,这是安徽最可作为的主战场。”安徽常务副省长邓向阳认为,安徽拥有中科大、中科院合肥物质研究院、中电科38所等一批“国字号”创新平台,大科学装置数量居全国前列,区域创新能力连续8年居全国第一方阵,在量子通信、动态储存芯片、显示玻璃等领域实现“并跑领跑”,这是安徽的底气所在。

在此基础上,安徽具备的空间优势,是承接产业转移的优选地。融入长三角产业分工协调,安徽将围绕补链、延链、强链,高水平地打造皖北承接产业转移聚集区和皖江产业转移示范区,加快建设长三角绿色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培育建设一批省际产业合作园区,一手筑牢新的“铜墙铁壁”,一手构建“芯屏器合”的现代产业体系。

浙江准备怎么发力?

对比之后,浙江的发力点在哪?

数字经济,浙江的金名片,也是浙江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优势所在。这张金名片背后,是历届省委、省政府长期励精图治的结果。早在习近平总书记主政浙江期间,就曾提出建设“数字浙江”的目标。近年来,浙江省委、省政府在“八八战略”的指引下,将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打造。

“数字经济是浙江经济特色和优势,这是长期努力的结果。”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浙江常务副省长冯飞答记者问时表示。

久久为功,浙江数字经济的成绩有目共睹。2018年全省数字经济总量占gdp比重达到41.5%。今年前三季度,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了14.9%。在今年召开的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浙江被列为首批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

此次《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打造数字长三角,这对浙江发展数字经济领先优势、共建共享数字长三角带来了新的重大机遇。

如何抓牢这一机遇?浙江的答案很明确——将和沪苏皖一道,共同谋划建设长三角数据中心等一批战略性数字基础设施,共同培育云计算、人工智能、数字安防等一批世界级数字产业集群,联手打造全球数字经济创新高地。具体而言,就是重点推进“三区三中心”建设。

“三区”就是推进数字产业化发展引领区、产业数字化转型示范区、数字经济体制机制创新先导区。

“三区”怎么建?浙江将以“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为主线,实施“五个100”——100个无人车间、无人工厂,培育100家骨干数字企业,推进100个数字化重大项目,实施100个园区改造,设立100亿产业投资基金,并将“最多跑一次”改革为牵引,深入推进政府的数字化转型,率先推进数字经济地方立法。

“三中心”就是推进数字科技创新中心、新型贸易中心、新型金融中心。

浙江将积极构建以之江实验室为主平台、浙江大学和阿里巴巴为核心、科研院所重点企业协同参与的“一体、两核、多点”的科技创新布局,主要是聚焦基础性、前瞻性、引领性的重大创新。

此外,浙江还要和沪苏皖共同打造g60科创平台,加快推进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的全球布局,打造移动支付之省,建设钱塘江金融港湾,有序发展新兴金融业态,鼓励数字经济创新成果率先在浙江试水示范。

事实上,浙江的数字经济发展早已融入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中。如今,生活在上海、南京、杭州、合肥、宁波、温州、苏州的居民,在7城间穿梭时,只需打开自己所在城市的地铁app,就可以在其余6城扫码乘车。这项技术便来自浙江的支付宝。此外,来自浙江的“城市大脑”也已在上海、苏州等地落地。

以数字经济为切入点,抓住长三角一体化的重大机遇,做强浙江数字经济优势,箭在弦上,蓄势而发。

错位发展就是“一体化”

错位发展本身就是此次发布的《规划纲要》呈现出的特点之一。

发布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罗文归纳总结了《规划纲要》的三大特点。

一是紧扣“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

对于长三角区域来说,一体化发展和高质量发展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一体化比协同、协调的要求更高,既是长三角发展的重点,也是难点。

二是明确“分区域”和“分领域”两条推进路径。

以点带面、依次推进的原则和由小到大的范围,更加有效地推进一体化发展。

按照分类指导的原则,对跨省际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区域协同创新等已经具备条件的领域,明确提出加快一体化发展的要求。

三是突出“示范区”和“新片区”两个重点区域引领带动作用。

示范区率先探索将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社会发展优势、从项目协同走向区域一体化制度创新,示范引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新片区以投资自由、贸易自由、资金自由、运输自由、人员从业自由等为重点,打造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引领长三角新一轮改革开放。

涌金君注意到,“错位发展”的概念虽没有直接被点出,却蕴含在第二个特点中。

罗文这样阐述“分区域”——从分区域看,《规划纲要》提出要按照以点带面、依次推进的原则和由小到大的范围,以新片区拓展功能、示范区先行探索、中心区率先复制、全域集成推进作为一体化发展的空间布局,更加有效地推进一体化发展。

划重点,“以点带面”“新片区”“示范区”这三个关键词,都在强调发挥某一特定区域的特定优势,从而以“四两拨千斤”之势带动全域一体化,这不正是所谓“错位发展”吗?

写到这里,涌金君想起不久前揭牌的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这个以绿色生态为纽带建立的示范区正是“以点带面”“错位发展”的最生动案例。上海青浦、江苏吴江、浙江嘉善三地,以绿色为特点,抱团探索长三角绿色发展之路,而选择这三地,也正是因为较好的生态环境基础。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的目标,正是建立在包括省、市、县以及示范区等各个主体,错位发展各展所长的基础上。高质量一体化,长三角未来可期。

相关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