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锐评丨捧“不打工男”成网红?还得问法律同不同意-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弄潮·锐评丨捧“不打工男”成网红?还得问法律同不同意
弄潮·锐评丨捧“不打工男”成网红?还得问法律同不同意

继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宣布,炒作“不打工男”的网红经纪公司会被纳入负面清单之后,4月22日下午,四川成都市网信办、市文旅局联合多个执法部门,对网传“1500万签约不可能打工男”的一家影视公司进行约谈,告诫企业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一旦发现有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查处。

四次入狱,再次刑满释放。36岁的周某这辈子打不打工,是他个人的选择。只要走正道,无权可干涉。但网络经纪机构如果选择性地将他包装成网红“被打工”,则应该受到法治规则的限制。行业协会亮规则、监管部门亮底线,丑话说在前、处罚箭在弦,姿势很准确,干预很及时。

周某出狱,人未到家,30多家公司备好合同蹲候“大驾”抢破头,审丑无底线,三观很扭曲。一句“这辈子打工是不会打工的”,旁人觉得很奇葩,评判的是价值观;娱乐无底线的经纪公司当成了摇钱树,评估的是价值。同一个社会,不同的标准。这也叫网红,弄脏了网,玷污了红。

所谓有受众便是有需求,分明是对社会公序良俗的挑战。4月20日,一段2011年钟南山在某颁奖盛典上为袁隆平颁奖的视频再现网络,瞬间冲上热搜第一。网友纷纷向他们致敬,亲昵地称他们为“医食无忧组合”。这是中国网友最具主流的价值观、审美观的体现,是对网红最准确的定义。

网络经纪公司争抢“不打工男”,表面争的是商业利益,实际抢的却是价值观传播的地盘。能否及时对这股势力亮红灯,是道德法治题,也是社会责任题。

越奇葩越来钱,越丑越有趣。不是网络社会的审美取向变了口味,而是“审丑机构”在刻意引导大众品味。自媒体10年,从流浪汉“犀利哥”到流浪汉“大师”,到“不打工男”,每个扭曲的“网红”背后,都有价值取向的“推手”。

这是价值与价值观的一场博弈,法治规则之手,应当及时干预。全社会有责任将袁隆平、钟南山这样对社会做出贡献的杰出者,当成真英雄、真网红来顶礼膜拜。倘若任由网络公司将包装网红的合同递到“不打工男”手中,等于对劣迹斑斑者也能不劳而获的“盖章认证”,等于告诉价值观形成过程中的年轻人、下一代,努力做个奇葩,也会成为网红。

这个路,必须坚决堵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