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分钟生死较量 登上“桑吉”轮的他们经历了什么?-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26分钟生死较量 登上“桑吉”轮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26分钟生死较量 登上“桑吉”轮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交通部官员:“登船救援意味着随时有可能牺牲。”

2018年1月13日,徐军林、徐震涛、卢平、冯亚军起的很早。作为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的救援人员,他们四人接到命令,登上“桑吉”轮。这艘船已经烧了一个星期,上面有熊熊的烈火、飘散的毒烟,以及随时可能发生的爆炸。他们在船上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半个小时。

后来这四位登船者在“桑吉轮”上经历了26分钟。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们经历了什么?故事先从1月13日8点35分开始讲起,这一刻四名救援队员登上吊笼,展开了对“桑吉”轮的救援。

1月13日的上午8时35分,徐军林等四名船员接到指挥部指令,随即登上吊笼,登“桑吉”轮救援行动开始。4名搜救队员所携带的呼吸器工作时间有限,这决定他们登船救援,最长不能超过半小时。

徐军林回忆说:“上船第一感觉的话,就是一片惨烈的一个景象,整个船全部烧地不像样了。登船第一判断首先我自己找登船的点是相对安全的,当时测下登船的温度大概在三十度左右,应该问题不大,那么就下去。下去了以后就开始搜索。”

根据相关方面提供的信息,桑吉轮船尾的安全舱里可能有人。搜救小队于是在登船第一时间直扑船尾。按照预设方案,从四人登船点到船尾,有两个通道可以过去。但现场他们发现,在船的右弦,滚滚浓烟从门缝处夺门而出,右侧甲板火势凶猛,根本无法进入。

徐军林当机立断,“那我们就到另外一个通道,另外一个通道是一个舱盖,我们找到那个舱盖以后把它打开,打开以后里面也有浓烟出来,那我们就判定这里面不可能再有生还者。”

这时,徐军林用手势告诉大家,不能耽搁时间,从左舷侧生活楼的舷梯继续搜索。而此刻,对讲机里传来指挥部保持队形和注意安全的指令。搜救小队沿左侧生活区外发烫的楼梯,逐层向上搜寻。

上海打捞局救援队员徐军林:“踏上第一台阶的时候,那个地方是一个救生艇的一个甲板,上去的时候就发现了两具遇难者的遗体。”

救援队随即通过对讲机向指挥部进行了汇报,并继续地紧张搜救。由于船体右倾严重,救援队员们每前进一步都艰难万分。经过紧张的搜寻,徐军林和徐震涛两人先行登上驾驶台,并仔细观察驾驶台内部。两人发现驾驶台内部已经全部烧毁并部分坍塌,并未发现遇难人员。而这时,按照预设好的救援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救援队员徐震涛说:“我们都是计划好的,到逃生舱多长时间,我跟他怎么到逃生舱里面去,一看不对,这个时间不对,干不好,那边看看有什么,多少的时间。所以说的就是压着时间,就是看好一分一秒干活的。”

到达驾驶舱 烈火浓烟迎面而来

踮着脚,掐着表,抓紧一秒是一秒。火太猛,烟太大,登轮之前的部署和预设不可谓不周密,但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死神随时可能在瞬间降临。特别是他们此行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带回黑匣子。但就在到达驾驶舱,准备获取黑匣子时,意外发生了。

徐震涛回忆,“突然之间这个天,这个雾,风向转了。风向转过来以后,这个烟囱尾部上来了,从右边就过来了。这个烟温度又高,前面又爆炸。”

千钧一发之际,卢平和冯亚军两人直奔驾驶台顶部,毫不迟疑冲进浓浓烟雾,极速拉开保险,合力把船的黑匣子直接拽了下来,并迅速按原路撤离。

黑匣子取到后,距离撤退时间已所剩无几。四名队员仍然在执着救援搜寻。这时,他们发现了船员的居住舱,整个舱室已经烧毁的非常厉害,整个旁边铁板,那些铁板全部都倒下来了。

撤离“桑吉”轮前 呼吸器开始报警
风向瞬间调转,仿佛是一种提醒,此地不宜久留。事实上,找到黑匣子之后,他们的撤离时间就已经到了。准确地说,就在他们准备进行现场整理时,他们身上的呼吸器开始报警了。

徐军林介绍说,“报警就意味着是必须马上要撤,呼吸器气体容量已经很少了,很短的时间里面可能就没气了,你吸不到气了。”

此刻,搜救小队沿着楼梯撤离至左侧主甲板汇合。冯亚军先将vdr搬到登船点,徐军林、卢平、徐震涛3人回到遇难者遗体处先进行现场拍照,同时冯亚军迅速奔向船尾拿裹尸袋等物品。徐军林、卢平两人合力轻轻地分别将两具遇难者遗体放入裹尸袋内,并把散落在旁边的遗骨一点不漏地一并放入袋中。

时间在分秒地逼近,搜救小队小心翼翼的将两具遇难者遗体移至船尾,慢慢地抬进吊笼,9点01分,救援队弃船,护送两具遇难者遗体返回“深潜号”。此时,风向转变,难船燃烧的毒烟向船艉扩散,呼吸器里的气体几乎消失殆尽。9时03分,搜救小队带着两具遗体以及vdr设备,通过“深潜号”吊车安全返回。

【浙江新闻 】

交通运输部公布“桑吉”轮事故应急救援细节:登船救援意味着随时有可能牺牲

交通运输部19日召开“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专题新闻发布会,公布此次事故应急救援的细节。交通运输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智广路介绍,世界航运史上尚无油船载运“凝析油”被撞失火的事故发生,应急救援难度很高。

1月12日,上海海事局的救援船只在向“桑吉”轮喷射泡沫降温灭火。

“从1月8号开始,事发海域的海况发生很大变化,海面上刮起7到8级的北风,浪高达到了3到4米,一些救助船舶、比如海巡22巡逻船横摇达25度,船上的救生艇被海浪打烂,现场难船一直有燃爆。”智广路说,在这种海况下开展搜救工作,面临的困难很多。

智广路介绍,在搜救过程中,“桑吉”轮一直在剧烈燃烧,而且不断有燃爆发生,当我们的救援船舶及人员靠近,凝析油的火同样会溅到救援船上,搜救人员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四位救助人员登船前合影。

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副局长王雷说,由于现场情况十分险恶,空气中弥漫着浓烟和有毒气体,不断燃爆,都有爆炸的危险,登船救援意味着随时有可能牺牲。“我们在现场精选了徐震涛、冯军林、冯亚军、卢平4名经验丰富、相互配合默契的搜救队员登船搜救。”王雷说。

为了最大限度保护4名登船勇士的安全,救援人员提前做了大量观测和分析工作,比如燃爆情况、现场气象观测和分析,也凭着多年搜救经验,制定了详细登船搜救计划、操作流程以及应急保障预案。

13日7时,现场救援力量根据方案做好待命准备,8时,“深潜号”抵近难船尾部。8时35分,救援人员进行登轮搜救工作。8时40分,4名救援人员首先打开防海盗安全舱的舱盖,发现舱内浓烟涌出、热浪滚滚,救援人员多次尝试无法进入,随后沿着左舷外楼梯搜寻至艇甲板,发现了两具遗骸。

救援人员在驾驶台进行了搜寻,没有发现船员的迹象,并找到了“黑匣子”并拆下带回。在救援人员准备对生活舱进行搜寻时,经探测生活舱内温度高达89摄氏度,无法进入。9时03分,4名救援人员带着两具遗骸以及“黑匣子”回到了“深潜号”上,完成了这次非常英勇的登轮搜救行动。

【早前报道】

伊朗方面就“桑吉”号油船事故救援工作正式向我国表示感谢

伊朗劳动、合作和社会福利部部长拉比伊17日就“桑吉”号油船事故向我驻伊大使发来亲笔签名的感谢信。拉比伊在信中表示:

伊朗国家油轮公司所有的“桑吉”号油船事故造成伊朗籍船员遇难令人遗憾。这起事故不仅对遇难者家属和伊朗人民,也对全世界人民的心灵造成了严重伤痛。

中方为搜救船员和扑灭火势作出了巨大努力,我作为伊总统代表和伊方“桑吉”号油船事故调查委员会主席,谨代表伊朗政府和人民,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致以最诚挚的谢意,特别要感谢那些冒着巨大生命危险、不顾毒气和爆炸威胁竭尽全力参与救援的中方人员。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事故中给予伊方的支持和人道主义援助,将永远被全体伊朗人民铭记。祝中国繁荣昌盛,中国人民生活幸福。

桑吉”轮溢出油污继续向北偏东漂移 现油污带

1月18日,交通运输部继续组织协调各方力量开展应急处置行动。17日上午,我海事空巡飞机空中监测到油污整体继续向北偏东方向漂移,11时许,现场船舶在沉船附近发现成片黑色油污带,在沉船东北方向发现银白色油污带。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

“桑吉”轮救援继续 附近海域发现疑似油污带痕迹

(综合自新华社、人民网、中新网等)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