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歌丨永远的女儿-w66利来





















利来app利来app官网首页//故乡的歌丨永远的女儿
故乡的歌丨永远的女儿

乡愁,是一个心结,一份无奈,一缕牵挂。它是暮秋对早春的回忆,是成熟的个体对生命起始的呼唤。它淡化了时间,使我们和先人息息相通,一脉相承;它浓缩了距离,让我们心系故乡,无论走到哪里,永远是她的儿女。

我有两个故乡,但最忆的故乡是德清县钟管镇杨家里,大运河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河埠。那里的好山好水哺育了我,那里的淳朴民风滋润了我。那里更有一对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含辛茹苦把我抚养成人。于是我就像大千世界里的一叶扁舟,无论驶得多远,锚始终拋在大运河边那个我日夜思念的地方。

那里的油菜花,是春的使者,鹅黄连天,让人陶醉;那里的万顷桑田,犹如碧海琼波,曾经荡漾我和伙伴们的欢笑;那里辛勤的蜜蜂,是我儿时的宠物,尽管我毛手毛脚,把它们捉进瓶里“喂养”,它们却从不蜇我;那里的蚂蚁,是我最忠实的演员,我能随心所欲,把它们引出来做一场浩浩荡荡的表演。那里的镬糍汤,是那样的朴素鲜美;那里的茶糕,是如此的洁白飘香;那里的鱼圆,吹弹欲破,鲜嫩无比;那里的肉粽,肥痩适度,软糯味美。

那里的人们淳朴善良,热爱生活。他们辛勤劳作,满怀一颗感恩、浪漫的心。他们把蚕唤作“宝宝”,早春把它们孵化后,就像对待孩子一样,不分昼夜,精心伺候。等蚕结了茧,他们又像嫁女儿似的,欢天喜地把茧送去工厂抽丝。夏天“双抢”时,火热的太阳,可以把他们的脊背晒裂,然而什么也不能剥夺他们快乐的天性。收割的第一天,用新收的稻米做的“新米饭”,家家用心置办,买鱼买肉,大肆庆祝。秋风起时,他们想起因农忙而断了音讯的亲友。于是傍晚的乡村小路上,人们提着礼物走亲访友,络绎不绝。年终大雪纷飞,除了准备来年的春耕,正好一家人团圆过年。各种流传千年的乡间美食,往往在这时才出现在饭桌上。腾腾热气中,翻炒年货的阵阵芬芳里,夹杂着孩子们幸福雀跃的喧闹声。

那里的人们深情厚谊,大方豁达。客人来了,一定把家里精心收藏、最上等的食物拿出来款待。客人走了,也非要塞上一只鸡、半篮蛋。我是村里的宠儿,八岁离开村子的时候,除了各类土特产作“嫁妆”外,让我终生难忘的是全村人还送了我一件特别珍贵的礼物—一个温润的丝棉小枕头。它色彩斑斓,图案各异,煞是好看。最为奇特的是,枕套是由无数个等边三角形缝合而成的,而每一个三角形都来自乡亲往年置新衣时余下的零头布。老老少少,村里的每个人,我都能在小枕头上找到他们的印记。我带着那个“百家枕”,就像带着全村人的温暖。无论走到哪里,全村人的心都和我在一起。每当我思念亲人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抱起“百家枕”,轻轻把脸贴在亲人衣衫的一角,想念他们的音容笑貌,想念他们身上熟悉的乡土味道,想念和他们在一起度过的幸福时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虽然这个“百家枕”已破旧不堪,但它却一直深藏在我的心底。每每回想起它,我都会感慨万千。

故乡最难忘的,当然是我的养父养母。他们的精心呵护,给了我健康的体魄;他们的善良豁达,给了我强大的内心。在我不足一岁时,年近半百的他们收养了我,并答应亲生父母以后随时送回。谁知一晃就是七年!其中的坎坷艰辛,真是一言难尽。还记得有一次我得了急性肠胃炎,高烧不退,村里的赤脚医生一筹莫展。养父母不顾天气恶劣,毅然划船送我去县城就医。半路遭遇特大暴风雨,小船像脱缰的野马般偏离航程,险为狂风恶浪所吞。我们在风雨中挣扎,浑身湿透,最后三人只得抱头痛哭!所幸风暴过后,好心的德清县七叉湾的村民救了我们。

情浓于血,7年来,我早已成为养父母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为了7年前的千金一诺,为了让我拥有更好的未来,他们忍痛把我送回了城里亲生父母身边,甘愿受着骨肉分离的煎熬……然而,回城后的我,甚至在养母临终前,都未能再见她最后一面。如今我的养父母早已不在人间,这也成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乡愁,是时间汇成的小河,一头连着儿时的我和我魂牵梦萦的乡亲,另一头连着现已两鬓染霜的自己。对于身在异国他乡的我,乡愁,一直在我的血液中流淌……

(作者祖籍杭州,目前在美国工作)

相关新闻
下载app